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科技头条网要闻正文

是什么压垮了苏宁输掉流量几乎等同于输掉了互联网的入场券

2021-07-17 12:19:15 来源:财联社
是什么压垮了苏宁输掉流量几乎等同于输掉了互联网的入场券

  博罗

  引入战投之后,苏宁易购董事会大换血。

  张近东为主心骨的老一届班子出局,意味着在新一届董事会中,苏宁全面丧失话语权。非独立董事中,苏宁成员由四席减至两位,被新进资本大大牵制。尤其是,过往不参与经营的阿里风格转变,提名的黄明端,为大润发掌门人,不久前因期满刚辞任高鑫零售CEO。张近东被逼“退位”后,转而其子张康阳获得一席董事会席位。

  走过风雨三十年,苏宁为何遭此巨变?至少在去年这个时候,苏宁看起来一切仍然正常,零售云业务方有起色,正打算转型“轻资产”的零售服务商完成蝶变。但所有人都没想到,一年过后的终局是遭遇流动性危机被动出局。“半生戎马三十年,鸿业说与山鬼听”,张近东和苏宁的际遇,说一声唏嘘不为过。回过头来复盘苏宁,外人所了解的债务危机,确实是一颗巨石,但仍不至于压垮苏宁,背后还有诸多看似天意的其他因素。

  一是,黑天鹅性质的疫情爆发,让原本赚钱的线下零售遭受重创,影响到苏宁易购现金流。二是,老一辈企业家,习惯性对兄弟企业施予援手,未能预见到任何一次的“雪中送炭”,都有可能会将苏宁置于危险境地。三是,在苏宁债务基础上,苏宁去年一些投资,也点燃了金融机构的不信任情绪。由于缺乏专业人士,苏宁也未能意识到金融机构的反应会造成什么样的严重后果。

  十年转型互联网之路,苏宁步子迈得太大。一条腿立住零售,一条腿跨到文创、体育、地产、金融、物流等多个板块,通过投资并购加大杠杆。这个战略的出发点并没有太大问题,但问题是,大手笔的投资,却未能很好的消化沉淀。天天快递收购之时,是一家盈利的公司,收购之后,即没有很好承接到苏宁易购本身的小件业务,外部却因姓“苏”被其他电商业务排挤,最后亏损扩大到12.25亿元,不得不被“处理”。

  苏宁的基因内,显然也缺乏互联网的元素,老一辈企业家似乎更讲究员工的忠诚度。苏宁管理层不仅年龄过大,面临互联网转型的阵痛问题,更致命的是,管理层几乎全是内部培养,没有外部注入的新鲜血液。而与之对应的是,互联网起家的小米,曾高调宣传豪华高管团队,多数来自高通联想、金立等业内其他知名公司。

  互联网时代,流量为王,产品是基石。但决策层“一言堂”的苏宁,还停留在零售商角度,也就是通过经销差价赚取利润。在零售人货场三要素中,地产零售商思维落在“货”上,讲究毛利率,但是互联网思维看中“人”,客流量才是胜负手。

  输掉流量,几乎等同于输掉了互联网的入场券。这是苏宁易购作为电商赛道玩家,最需要反思的角度。网易丁磊是跨界尝试做电商,相比苏宁易购并没有太大的优势。但是仅仅花三年时间打造的网易考拉却能以20亿美元价格出售给阿里巴巴,并顺便为网易云音乐拉来一笔7亿美元融资。

  这笔资金远高于苏宁易购引入战投的金额。如果张近东当时手上有这样的明星产品与业务,也不至于通过股权转让筹集资金,最后落得创始人出局的地步。

原标题:是什么压垮了苏宁输掉流量几乎等同于输掉了互联网的入场券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