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科技头条网要闻正文

国产独立游戏再遭黑客攻击勒索TapTap硬扛到底

2021-08-11 11:47:30 来源:观察者网
国产独立游戏再遭黑客攻击勒索TapTap硬扛到底

  文/周昊

  8月盛夏正是游戏行业热门时,但今年却有着诸多的意外。

  7、8月交界之际的ChinaJoy因疫情的反复被迫降温,随后某媒体再度拾起“精神鸦片”的陈词滥调,令游戏行业在资本、舆情层面噤若寒蝉;空悬在行业头顶的监管流言若隐若现,而一贯被称为游戏行业净土的独立游戏近日又再度遭遇黑客攻击勒索……这是一个对游戏行业注定不太平的暑期档。

  国产独立游戏再遭攻击

  8月7日,刚刚上线仅一天的国产独立游戏《弈剑行》发布了服务暂时终止及退款声明,游戏自8月6日开服后便一直遭到黑客的攻击,致使战斗服务器处于瘫痪之中。

图片来源:网络

  《弈剑行》在TapTap上的评分高达9.2,并获得了近40万玩家的关注和超过25万名玩家的预约,在今年1月初获得版号后,这款由两个人合作共耗时三年才开发完成的独立游戏本应于近日与玩家见面,却最终因黑客的勒索攻击而不得不暂时关服。

  观察者网了解到,目前TapTap已经跟《弈剑行》团队联系沟通,且已经有技术解决方案进行应对,游戏的重新开放只是纯粹的时间问题。

  相关信息显示,此次对《弈剑行》进行网络攻击的是一个名为ACCN的台湾黑客组织,以敲诈勒索小型工作室在游戏圈中臭名昭著。近年来,国产独立游戏势头正盛,ACCN通过TapTap平台热榜寻找其中的小型游戏工作室为目标,有计划地发起DDoS攻击以瘫痪对方的服务器,从而迫使游戏开发者无法为用户提供正常服务,进而以此卑劣的手段要挟“赎金”。除《弈剑行》之外,如《元气骑士》、《影之刃》、《离玥传》等众多小成本作品也都曾遭受过类似攻击。

图片来源:网络

  此次ACCN向《弈剑行》开发者提出了1.5万元人民币的勒索请求,尽管金额不高,但由于目前能用于发起攻击的“肉鸡”设备(指被黑客控制的设备)在互联网领域近乎是0成本的存在,因此这种勒索行为可称得上是“无本万利”。不过《弈剑行》开发方也表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在原路退回开服至今所有充值的同时,还将目前的联机游戏暂时调整为单机版,待解决服务器防护问题后再更新出联机内容。

  心动网络(02400.HK,TapTap母公司)CEO黄一孟也于8月9日在知乎上公开发文,称“黑客针对TapTap上的中小游戏开发者进行有组织攻击一事,我们一定责无旁贷负责到底。”

  黄一孟表示,今年6月在司法部门的支持下,心动网络已经联合米哈游、莉莉丝、鹰角、巨人等6家游戏企业一起成立了“反网络黑灰产联盟”,希望能够帮助中小开发者解决被网络黑灰产攻击和勒索的问题。同时还通过技术手段,为与TapTap合作的中小开发者提供免费的DDOS防御服务,绝不交一分钱赎金,让攻击者无利可图。

图片来源:网络

  在表决心的同时,黄一孟也提到,打击“游戏灰产”还需要多个行业一起协同,黑客攻击成本低廉,和产业链上的平台不作为、不监督有很大关系。

图片来源:网络

  相关信息显示,在淘宝以及闲鱼等网购平台上,普通用户仅花费几十元就能购买到DDoS攻击服务,而这些攻击服务往往都挂以压力测试的名头。“反网络黑灰产联盟”也对售卖DDoS攻击服务的商家进行了举报投诉,但“举报下架,隔天重新上架”的现象依然普遍存在。

  下场的为何是TapTap?

  在此次《弈剑行》事件中直接下场的TapTap是近年来热度很高的第三方游戏市场,以其拒绝传统“买量”的运营形式被新兴游戏厂商及玩家所关注。在今年早些时候的游戏发布会上,黄一孟明确提到TapTap的选品标准只有三个字——好游戏,而对于“好游戏”的标准,黄一孟给出的判断依据为“一款产品上线后不经过买量,玩家会主动找产品,并且愿意推荐给朋友”。

心动网络CEO黄一孟

  游戏行业与电影行业类似,大型游戏的开发往往需要由资金雄厚的游戏公司或者发行商进行投资,因此资方对产品有很大的决定权,制作风险低、收益显著的产品成为了商业游戏的主要选择;相反,独立游戏通常都由小团队搭伙进行开发,开发者往往是在尝试做自己喜欢的产品,因此更注重玩法创新,也能够突破商业制作中的条条框框。

  比如近年来热度很高的《太吾绘卷》、《鬼谷八荒》、《戴森球计划》等,都在市场上证明了自己的价值百科。国游销量吧统计的2021年上半年国内单机游戏销量榜显示,鬼谷八荒销量突破300万份,销售额近2亿元;《戴森球计划》销量突破150万份,销售额也达到1.3亿元,可谓是名利双收。

图片来源:网络

  2020年初的一份榜单也显示,2019年TapTap平台上评分最高的30款游戏中,有24款能够贴上独立游戏的标签。对于在传统渠道上缺少买量资金的小型工作室而言,格外看重产品品质的TapTap无疑成为了他们的最佳聚集地。在此基础上,对“游戏灰产”说不也自然成为了TapTap的职责。

  由于各大云平台上的高级防护服务每年都需要超过六位数的资金支出,而这对小型开发者而言是一个难以负担的成本。因此心动网络也向观察者网提到,TapTap会为独家上线的游戏免费提供高级防护服务;本次《弈剑行》上线后,其登录平台及对战服务器均受到了DDoS攻击,其中登录功能在平台服务下接入了高级防护后并未受到影响,但对战服务器采用了SDK接入第三方云服务的方式,致使高级防护方案无法接入;未来TapTap会在高级防护服务上继续投入资源,希望为更多独家游戏提供DDoS防御支持。

  游戏应拒绝头部化

  TapTap力挺独立游戏、以产品品质来推广游戏的背后,与近年来国内游戏产业的风向转变不无关系。2000年前后玩游戏的一代人正在游戏行业构筑新的话语权。

  在7月底的TapTap开发者大会上,TapTap对外披露了自己的开发者服务(TDS)计划,而TDS负责人江宏在大会上表示,游戏行业不会趋向头部化,越来越多的精品游戏来自于中小开发者,且未来只会更多。

  一个有趣的细节是,在TapTap开发者大会的案例分享环节中,第一个登场的是《原神》营销负责人麦扣;而在传统的行业性交流会议上,腾讯网易、完美世界、盛趣等几乎牢牢占据着分享环节的前四席,而新兴厂商的排序普遍较为靠后。新兴巨头与传统大厂之间有着一层无形的隔阂,这一点也可以从“反网络黑灰产联盟”的成员中看出一丝端倪。

图片来源:心动网络

  在TapTap开发者大会现场,一位开发者向观察者网表示:“蛮荒生长期,很多进军游戏行业的厂商看重的是背后的经济收益;目前中国游戏行业在精品化策略指导下,近年来快速成长的新兴厂商,其主导者本身便是资深游戏玩家,因而更看重游戏本身的品质和内涵,这也是中国游戏产业发展二十多年后,新老游戏人最大的不同。”

  另一位开发者也提到,五年之前游戏行业没有人认识米哈游,但仅仅凭借《崩坏3》和《原神》两部轻社交重内容的作品,米哈游便一跃成为顶流。“每个厂商都想让自己的产品在跃过终点线时成为‘下一款《原神》’,而TapTap选择从起点开始陪跑,这也是TapTap如此重视开发者服务的原因之一。”

  目前来看,TapTap公布的TDS服务涵盖了游戏的研发、测试、运营、推广等完整环节,旨在帮助开发者聚焦于游戏内容创作本身,尽可能减少“重复造车轮”,从而释放更佳的创意和产能——TapTap 做多一点,开发者就能少做一点。

  值得一提的是,在海外业务方面,TapTap也提到愿意帮助开发者在海外进行产品的发行,使之如同在国内一般简单。

TapTap开发者大会现场

  TapTap负责人戴云杰表示,国际版试行一年的成绩超出了自己的预期,如全球爆火的《原神》,在国际版平台未做任何引流宣发工作的背景下,仅仅依靠自然流量就突破了130万次的下载量;另一款在海外上线的产品《香肠派对》TapTap国际版的分发比例已经达到30%,且在此前已经呈现不断上升的趋势;在印度尼西亚,《香肠派对》官方包的付费率比Google Play渠道高出50%。“此前我们认为海外安卓市场Google Play是唯一的独家大头,但现在发现有很多海外用户有在第三方应用市场安装APP下载游戏的习惯,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Google Play并非迈不过的门槛。”

  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长杨芳在ChinaJoy期间提到,网络游戏要以打造“艺术品”的标准来要求自己;2020年,国产自研游戏海外市场营收超过150亿美元,同比增长超过30%,而中国元素正是游戏出海的重要“基因”。

  目前,TapTap的海外支付系统也在加紧研发中,希望为业务出海的开发者带来更多便利,降低相关研发与运营成本。

原标题:国产独立游戏再遭黑客攻击勒索TapTap硬扛到底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